首页 > 牦牛 博客日记

在世界文明坐标中定位古蜀文明

21-10-14牦牛围观10

简介 四川古蜀文明遗址和藏羌碉楼与村寨均在我国世界遗产申请的预备名单中,今年三星堆再醒惊天下,其重大考古发现是否有助于古蜀文明遗址成功申遗? 10月10日,世界遗产的大众传播专项研讨会在北京举行,记者就此

四川古蜀文明遗址和藏羌碉楼与村寨均在我国世界遗产申请的预备名单中,今年三星堆再醒惊天下,其重大考古发现是否有助于古蜀文明遗址成功申遗?

10月10日,世界遗产的大众传播专项研讨会在北京举行,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文物学会会长、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单霁翔,他提出,要在世界文明坐标中定位古蜀文明,需要强调文化的交流与互鉴。

通过研究成功案例查漏补缺

能否成功申遗,在单霁翔看来,一个可行的办法是研究最近的一些世界遗产的例子,通过研究成功案例来查漏补缺。

例如,2021年新晋世界遗产“泉州: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历经三次申报最终成功。它曾先后以“海上丝绸之路东端——泉州史迹”“古泉州(刺桐)史迹”来申报,后来调整题目,就是为了突出它的普遍价值。根据更名后的新定位,增加了市舶司遗址、南外宗正司遗址、德化窑遗址等6个遗产点内容。2021年的世界遗产大会认为,遗产点涵盖了诸多重要文化元素,共同促成了泉州在公元10世纪至14世纪成为东亚和东南亚贸易网络的海上枢纽。

再以2015年申报成功的中国土司遗址为例,它胜在对土司文化及土司制度下的社会结构进行了较为完备的表达和呈现。

根据《中国世界遗产预备名单(2019版)》,古蜀文明遗址由金沙遗址、三星堆遗址、古蜀船棺合葬墓组成并联合申报。单霁翔建议,既要注意对古蜀文明内在社会结构、功能布局的表征,又要体现整个古蜀文明在中国西南乃至南亚的地位、作用和影响。根据已发掘出土的海贝等文物,可以断定它与其他域外文明是有接触的,但接触的“点”还要成线、成网,要充分体现不同区域文明是如何彼此认知和交流互鉴的。

遗产真实完整地“交接”最重要

三星堆新一轮考古发现为研究中华文明“多元一体”起源发展提供了典型例证,也为申遗增加了砝码,有助于对照世界遗产的标准来研究古蜀文明的价值。

单霁翔也提醒,世界遗产要考虑覆盖面和人类文明多元性,我国第一批6处世界遗产都是一次性申报成功,之后每批就只提供自然遗产、文化遗产各一个名额,再后来等待周期就更长了。中国目前有56项世界遗产,已是拥有世界遗产类别最齐全的国家之一,有底气和信心徐徐图之。考古遗址和文物的价值认定、环境整治、文物修复与保护要做到位,内功练好更有助于择机亮剑。

值得注意的是,申报遗产成功仅仅是开始,公众教育、文化传播和传统继承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值得借鉴的是世界遗产都江堰每年都有“放水节”,通过节会,把都江堰的岁修制度、灌溉文化和水利历史生动地传达给公众,起到不错的效果。

“过去我们经常争论保护重要还是利用重要,今天看来传承最重要,把今天的文化遗产真实、完整地传给下一代才是最重要的。”单霁翔表示。

Tags:

相关文章

本站推荐